季夫人

【季棠婚后没羞没臊的生活】

自己产的甜向的粮,不喜勿喷(´▽`ʃƪ)

        5个甜甜的小段子,好久都没见到季棠的文了。敲碗向太太们要粮

    1.“季鹰我喜欢你,我们在一起吧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可是我们都是男的啊,在一起不就是断袖了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断袖怎么了,你看孔雀东南飞异性恋吧,自挂东南枝了吧”
        “啊?”
        “许仙和白娘子异性恋吧,被法海收了吧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咳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梁山伯与祝英台异性恋吧,化蝶了吧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这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所以我们在一起吧。”





    2.袁小棠终于决定向袁笑之坦白他和季鹰的事。到袁府后,袁笑之看到小棠脖子上的吻痕,面无表情的脸上冷冷地说“这是什么?有对象了?哪家姑娘?”袁小棠脸红着说“这是……蚊子咬的。”袁笑之看向小棠身后憋笑的季鹰“季大人?”  “袁大人好,我就是那只蚊子”季鹰不等他说变脱口。袁笑之听后满脸黑线的说“福伯,今日多添些蚊香”



     3.“喂,季鹰,借我点钱”
         正在写文案的季鹰头也不抬“又借钱干嘛?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今天帮石尧山写喜帖,一不小心把自己的名字写到新娘那栏了,得买新的赔给他啊”
        “哦!那很好啊,你去跟新郎结婚算了”季鹰继续写文案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说的哦,新郎那栏我写了你的名字”





      4.“季鹰,如果,我是说如果,我生孩子难产的话,你是保大人还是保孩子?前提是保了我就再也不能生孩子了哦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保孩子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渣男!我就是你生猴子的工具吗?!写休书!!!”
          季鹰一把把小棠摁在怀里“好啊,生生看,能生就保你”





       5.季鹰的季府走路只需要十五分钟,因为午休时间是一个半小时,说以午饭都是回家吃的,刚走到家门口就看到小棠蹲在家门口。一副小可怜样儿。“宝贝,这是怎么了?瞧瞧这幅可怜的样子。”走过去一把将小棠抱了起来,小棠别过头“哼,都怪你昨晚不让我睡,我又被革职了,你开心了吧”季鹰凑过去亲了他一下他的耳朵“乖,不是说了吗,我负责赚钱养家,你负责貌美如花吗。”    “滚,老子是男的。”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寒假里还会更新更多季棠和袁季的文,写的有点短,请见谅˚‧º·(˚ ˃̣̣̥᷄⌓˂̣̣̥᷅ )‧º·˚

季棠自产粮

季棠自产粮,一个小段子写的不好请见谅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 正是正月十五元宵佳节,华灯初上,街道上灯火通明,一片繁华景象,南北镇抚司也不例外,可是有一间屋子徒留一屋子灯火,却没有一丝热闹的气息,那便是季鹰正值的房间,他一人独坐在靠椅上,翻看着案子,他孤零零的气氛显得格外冰冷和窗外的闹事显得格格不入。
        吱呀~    季鹰瞟了一眼推门而如的男人,又低头翻着案子。“难得元宵佳节,季大人怎么不出去热闹,热闹呀?”袁小棠坐到季鹰旁边说。“热闹了能怎样?不热闹了又能怎样?”季鹰用低沉的声音说。他和袁小棠有同样的疑问:袁小棠这孩子放着元宵节不过来这无聊的书房干什么?“你这个人很无趣啊!元宵节都不陪我!哼!”袁小棠坐到季鹰腿上边抱怨边捶打着季鹰的胸口,虽说捶打但袁小棠却不曾用力,他捶打的样子更像是在撒娇。“我最近公务缠身,日后有空在陪你。”季鹰边看文案边低头回答袁小棠。袁小棠害怕季鹰是故意冷落他连忙埋入季鹰怀中说:“这碗元宵是京城最有名的师傅做的,快,趁热吃了。”“嗯放那吧! ”季大人冰冷的语气给袁小棠当头一棒,袁小棠以为自己真的要被冷落索性端起元宵往季鹰嘴里塞。季鹰被袁小棠这粗鲁的行为惹的又气又高兴,“快点吃啊,你个混账东西,唔……”袁小棠的嘴瞬间被季鹰袭来的吻堵住。袁小棠塞在季鹰嘴里的元宵被季鹰在嘴里还了回来,两个人的舌尖把玩着元宵,元宵在二人嘴里翻江倒海,没经得住几下折腾的元宵破了皮,元宵馅随着口水被二人吸吮。